楮皮紙的歷史淵源

發布于2020-08-03445人閱讀


從1100余年前的南唐時期開始,古歙州(基本相當于宋代后的徽州轄區)的楮皮紙即聞名天下,最早的第一代楮皮名紙為澄心堂紙,明陳耀文著《天中記·卷三十八》記:“(唐代)中國惟有桑皮紙、蜀中藤紙、越中竹紙、江南楮皮紙,南唐以徽紙作澄心堂紙得名”文中直接指出澄心堂紙由徽紙加工而成,而主產地為歙縣與休寧。

南宋徽州人羅愿《新安志》(1173)記載:宋代新安僅“上供紙”就有常樣、降樣、大抄、京運、三抄、京連、小抄七種,號稱七色,歲貢達一百四十四萬八千六百三十二張。均出自休寧水南(今萬安鎮)及虞芮(今溪口、流口鎮)、良安(今齊云山鎮)、和睦(今臨溪、五城鎮)三鄉。羅愿指出新安出好楮皮紙的原因是:“大抵新安之水清澈見底,利以漚楮,故紙之成,振之似玉雪者,水色所為也。其歲晏敲冰為之者,益堅韌而佳”。

明代弘治年間修撰的《徽州府志》(1502)中說到宋代紙品:“則有所謂進劄、殿劄、玉版、觀音、京簾、堂劄之類……皆出休寧虞芮、和睦、良安三鄉”[(明) 汪舜民等編.弘治徽州府志·卷二·食貨一·土貢篇[M].1964:53]。查明代中期的虞芮鄉,包括了舊日三十都至三十三都的地域,即今日江潭、冰潭、汪村、大連、茗州、流口、馮村一帶;和睦鄉則大略為今臨溪、汊口、璜源、五城、大阜瀛一帶;良安鄉在縣北,約相當清代的吉陽鄉,即今天洽舍、巖腳、富瑯、藍渡一帶。

弘治版《徽州府志》在“物產志”中記載了休寧楮皮紙的材料加工與制作工藝:“造紙之法,荒黑楮皮率十分割粗得六分,凈溪漚灰庵暴之,沃之,以白為度。瀹灰大鑊(鍋)中,煮至糜爛,復入淺水漚一日,揀去烏丁黃眼,又從而庵之,搗極細熟,盛以布囊。又于深溪用轆轤推蕩,潔凈入槽。乃取羊桃藤搗細,別用水桶浸按,名曰滑水。傾槽間與白皮相和,攪打勻細,用簾抄成張,榨經宿,干于焙壁,張張推刷。然后截沓解官,其為之不易,蓋如此?!盵(明)汪舜民等編.弘治徽州府志·卷二·食貨一·土貢篇[M].1964:53.]不僅將造紙工藝寫的清清楚楚,而且還明確提到用楊桃藤汁(即野生獼猴桃枝的汁)作紙藥。

明代中期,距休寧很近的江西上饒、浙西常山開化的皮紙全國出名并作為高端紙流行;清代以后,作為歷史名紙的休寧楮皮紙因為臨近的涇縣、宣州一帶宣紙的崛起與大流行,出現了“燈下黑”的屏蔽現象,相關記載很少,業態也因為高端市場的轉移而萎縮,逐漸成為與貢紙和官府用紙以及文人用紙體系脫離的民間用紙而衰微。

據休寧縣地方志辦公室內部印制的《休寧二輕志》記載:晚清至民國年間,休寧縣南五城鎮一帶私營造紙作坊星羅棋布,出名的有五城蓮花塘、漢公坑、北京山等地10余戶,每戶設2~4個紙槽不等。這些紙坊均采用傳統手工制作法生產人工紙(總名為土紙),品種既有以樹皮為原料的皮紙、蠟紙、棉紙,也有以竹和草為原料的表芯紙、土報紙、草紙等。年總產量可達500噸左右,行銷皖滬浙贛,甚至遠銷西藏等地。民國后期,一些稍大的造紙企業如“庚豐造紙廠”、“休寧造紙廠”、“甌山制紙廠”和“民生工業社紙廠”等,因時局混亂、銷路日減而相繼倒閉。到解放前夕,幸存10余戶有微利的私營紙坊。

新中國建立后,土紙生產受到人民政府重視和扶持??h供銷社溝通渠道,提高收購價格,使五城地區土紙生產陸續恢復,并逐步改良紙質。1957年縣手工業聯社投資在五城和海陽兩地新建造紙廠,先生產人工皮紙后又增加了紅綠紙、油印蠟紙等新產品。1959年全縣土紙產量達360噸。

1960年代,在休寧的東臨溪一帶仍然有楮皮紙的制造,1990-2015年,東臨溪的竹紙仍在生產。1990年代前期,在五城區山斗鄉漢公坑村一帶仍有多家活態的地方土紙生產。

2003年,朱建新在廣泛學習手工紙制作技藝后,在休寧縣南街(玉寧街117號)建手工紙紙坊,開始恢復休寧楮皮紙的生產。2016年,因城市改造拆遷,紙廠移至海陽鎮下汶溪村重建,并注冊成立了黃山市凝霜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擬建休寧手工皮紙歷史文化展示館、體驗館、紙藝館、美術館以及藝術家創作中心,以更好的傳承和發掘休寧手工造紙的工藝技術,使休寧手工造紙技藝與文化發揚光大,代代相傳。

楮皮紙
  • 電話:15305599456
  • 地址:黃山市休寧縣海陽鎮下汶溪
  • 郵編:245000
  • 網址:www.echeckcollect.com
黃山市凝霜文化發展有限公司部分圖片、文字來源于網絡,如若侵權,請聯系本網刪除。 ?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黃山時億網絡 皖ICP備20013150號-2 皖公安備34102202000240 網站地圖  楮皮紙
  
无码黄片